当前位置:北美生活首页 >> 心灵分享 >> 父亲走了(13)
父亲走了(13)
作者:巍兒  来源:《田纳西新闻》 心灵分享栏目  文字大小:【】【】【

《父亲走了》是一篇由田纳西州读者巍兒投给本报“心灵分享”专栏的长篇记述文,读后令人感动。作者的父亲近日过世,作为远方的儿子不能回国送老父亲最后一程。他用自己的心写下对父亲的思念,并与本报读者分享。作者的语言朴实,用辞简洁,记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新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和思想变革。也许你无法同意作者的所有观点,但是你无法否认这篇记述文对现在的年青一代更好地了解新中国成立六十年以来,特别是前三四十年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有重大的意义。                             《田纳西新闻》编辑部

         2004年是我人生中非常奇特的一年!经过几年的单身生活,我认识了我的妻子,今天回想起来,我和我的一些好友们都无法否认那是上帝的应许,是神的恩典!那一年,我进入不惑之年,但不知不觉地经历了即使是今天,年轻一代都认为是最时尚的东西:网恋和闪婚,其中还包括异地和跨国,电子邮件和国际长途是我和妻子每天的功课。几个星期的Dating,妻子毅然辞去了在欧洲还不错的工作,带着她不多的工作经验,带着她在欧洲取得的MBA(企管硕士)的学历,带着她她的一口纯正英文,以及她对未来的忐忑和憧憬,当然也带着她的信心来到美国。我的妻子身材高挑,端庄美丽,是我一生中亲眼目睹过的最漂亮的知识女生(绝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到2012年,八年的家庭生活让我们尽尝婚姻的幸福,八年时光中我们的事业也获得了未曾预料的发展。常常有朋友问到,你为什么这样有福气或者如此幸运,我总是毫不犹豫地回答:“那是上帝的恩典!”因为我们在相识初那短短的几周中,每天谈论的几乎是基督信仰,结婚后我们靠着神不断添加力量,信仰让我们彼此更有信心,信仰让我们的心靠近,信仰让我们合二为一!

        2005年金秋十月,我和妻子返回家乡,在妹妹的陪同下,我们到了父亲那里,虽然年过八旬,但是父亲精神非常不错。他看到他的儿媳妇时,我能感受到他心中流露出的喜乐。那一天,我们一同去了附近一条步行街上的海鲜餐馆,和我的叔叔一家表姑一家(他们的孩子都在美国)开开心心地品尝美味佳肴,也谈论着彼此间的变化,父亲心情相当的好。父亲和我们一起来到我和妹妹幼年的幼儿园和读过小学,并在那里留影,那是我和父亲的最后一次合影。我知道父亲很想在和我多聊一聊,可惜那一次见面的时间很短,当然也没有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父亲走了,走得很安详,走得没有痛苦!我相信父亲生前还有诸多遗憾,但是他把遗憾都留在了世上了!父亲走了,在世上留下他的一双儿女,和那位和她结发20多年的妻子。父亲不仅留下了和他相似面孔儿子,父亲还留给我许多宝贵的东西,比如他喜欢对周遭事物的观察,对历史地理的爱好,对新闻的关注力度,和对工作对事业的热忱。他的一生充满着时代的烙印,特别是“解放后”60多年腥风血雨,信仰的惶恐,理想的破灭,和心灵的压抑,让父亲以及像他这样的一大批中国知识分子无奈地、不能选择地、甚至煎熬般地生活在那块他们热爱并为之奋斗过的土地上!

    父亲走了,也带走了我和妻子以及家人对他永远的思念,带走了我和妻子对他无限的祝福,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赶回中国给他送行,我想他会原谅我们的。我盼望有一天我们在天上重逢,我一定会好好地倾听他的唠叨,倾听他的故事,并告诉他“我爱他”。

    父亲走了,祝愿父亲一路走好!

   (写于田纳西州纳城2012/8,全文完)


相关文章

  • 田納西新聞(www.tncnnews.com),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稿件投递:tncnnews@yahoo.com,地址:2720 Nolensville Pike, Ste 222, Nashville, TN 37211,电话:(615)977-8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