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财经首页 >> 法律空间 >> 2016大选入激战 希拉里非美国之幸
2016大选入激战 希拉里非美国之幸
作者:多维新闻  来源:田納西新聞  文字大小:【】【】【

多维新闻报道    尽管比预计时间晚了3个小时,不过美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仍不出外界所料地于当地时间412日下午15时发布视频,正式宣布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这样一部长达两分钟的视频以美国中产阶级为主角,同时也定调了希拉里的竞选主轴——“相信美国梦”。

7年前自一开始便信誓旦旦地高呼“我来了,我要赢”,最终却惜败奥巴马(Barack Obama)迥然不同,希拉里此次宣布参选前可谓万事俱备,只欠最终宣布。一方面,在舆论宣传上,希拉里一直以来的含糊表态非但没有让她从公众的视野当中淡去,反进一步强化了外界对于其必将参加大选的观感。有关希拉里有意再次角逐总统宝座的风声由来已久,以至于有媒体形容,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希拉里竞选“就像55日将迎来‘五月五日节(Cinco de Mayo)’一样一点不令人惊讶”。而在另外一方面,更为重要的则是希拉里的“竞选班底”也已然成型并从幕后走向台前。资历丰富、前第一夫人、对国内外形式了如指掌、口才了得、吸金能力强,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似乎都指向一个预言——美国将迎来首位女总统。而今,希拉里不过是给出了竞选前的“临门一脚”,在12日的影片中坦言,“我准备好了,我要选总统”。

伴随希拉里打破沉默、首次亮明自己民主党内大选角逐者的身份,2016美国大选也因此正式拉开帷幕,眼见希拉里支持率高居不下,外界针对于其最终应当如何赢得大选的讨论也开始越发热烈。然而虽然在观察人士看来,希拉里阵营目前主要的任务是,避免克林顿家族班师回朝的政治印象,真实拥抱中产选民,贴近草根与年轻世代,再以政策和共和党一较高下。不过,本次大选却早已不可避免地盖上了“家族政治”的烙印

细观当前选情,在民主党内部希拉里可谓“一家独大”,截至目前,民主党内只有她一人宣布参选。诚然除希拉里外,考虑加入竞选的还有前弗吉尼亚参议员韦伯(Jim Webb)和前罗德岛州长查费(Lincoln Chafee)等人,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及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亦被外界视为2016年美国大选的潜在参选人。不过,民调结果却显示,面对希拉里的强势回归,其他各方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被稀释,即便是希拉里潜在有力竞争者的沃伦和拜登现有支持率也仅维持在10%左右。相比之下,最新消息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与3月一样均为81%,即使她“邮件门”曝光引发舆论哗然,不过其支持率也并未因此受到重大影响。而在某种意义上,正在出席美洲国家组织峰会的奥巴马也于11日公开为其站台,强调“美国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有抱负有远见,又熟悉外交,(如果当选的话)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

再观共和党方面,则是另外一种情形。到目前为止,共和党基督教保守派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以及自由保守派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已正式表示参加总统竞选。另有多方消息显示,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温和派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或也将在413日宣布参加竞选,且有预计指出共和党人有意参选者或将高达20多人。不过,这样一种群龙混战之下也有“异军突起”,真正能够成为希拉里对手的人其实并不多,共和党内的支持分散的同时亦有相对集中,尚未正式公布、但极有可能加入选战的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之子、前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Jeb Bush),这位“小小布什”目前在共和党内的呼声最高。最新民调结果显示,与希拉里在党内拥有较高支持率相似,杰布的支持率亦大体与上月持平,分别是51%49%

由此来看,奥巴马突然“闯入白宫”数年后,自1989年以来美国一直被克林顿和布什这两个家族轮番统治的状况似乎又将于2016美国大选后回归。继希拉里开诚布公宣誓参选,杰布·布什的最终确认也并非遥不可及。而一旦二者被各自所属政党提名为正式候选人,2016年问鼎白宫角逐毫无疑问将成为两个家族之间的“战役”。

回顾历史,作为西方民主国家的“典范”,受欧洲“贵族政治“的影响,美国的家族政治在历史上已然相当普遍。据统计,目前约有17%以上的国会议员来自议员世家,在如此之多的政治世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四大家族。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列,首先是立国之初的亚当斯家族,第二大家族是罗斯福家族,第三个是肯尼迪家族,第四个家族就是布什家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的政治实际上均为四大家族所掌控。不过正如克林顿家族(或许更应当被称为“希拉里家族”)在2016即将到来之际越发引人瞩目一样,这期间伴随一些老的政治家族的没落,同时也会有一些新的家族政治逐渐崛起:克林顿(Bill Cliton)前脚刚离开白宫,希拉里随后就当选了参议员;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多尔(Bob Dole)竞选失败,多尔夫人随之当选参议员,并参加了2000年的总统大选。

事实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家族政治始终具有强烈的存在感。只不过,美国的“家族政治”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王朝政治”,民主和家族政治彼此间虽有差异,但还未达到不相容的地步。然而,这样一种政治模式更看重声望、背景、人脉、资源,并非候选人的政治能力。凭借着家族的光环,政治家族的后人想跃升政坛顶层,虽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进入政坛显然不是什么难事,而这也恰成为美国政界将“家族政治”视为毕生甚至几代人奋斗目标的重要原因。 

长期执政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够保障政策的稳定以及延续性,对于各政治家族自身而言更是有着众多无形的好处。不过,随着2016年美国大选有可能成为又一次家族政治较量愈发凸显,外界的担忧却也开始愈盛。假如希拉里与杰布·布什当中的任何一人在2016年赢得大选,那么到他(或她)完成两届任期之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国在过去44年里,将有36年由布什或克林顿家族的人担任总统。从某种角度来观,当显赫的姓氏总能够给给候选人带来无法比拟的优势:更容易得到党内重要人物背书、大量财政捐款支持、优先政治资源配置,以及主流媒体关注。美国梦的巨大光环所照耀的,将并不是拥有相同平步青云机会的美国人。而家族政治主导的选举体制,也将更加注重名望以及筹款金额及选举技巧,而非实际治国能力

这样一种现实之下,希拉里或杰布·布什如果能够最终胜选,美国的政治生态将遭受怎样的影响或许很难估量。并且,如果真的像美政治喜剧演员德斯特(Will Durst)近日强调的那样,“国家大船要驶向一个确定的可能性,那就是下次总统大选杰布对希拉里,兄弟对老婆,听起来像是‘遗嘱官司’”,这样一种缺乏活力的美国政治持续当道或许更是不胜哀哉。

 

 

 

美国《赫芬顿邮报》412日在《希拉里寻求美国总统——三个理由说“不”》(Hillary Clinton Seeks U.S. Presidency -- Three Reasons to Say 'No')的文章称,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踏上竞选美国总统之路非常不可思议。毫无疑问,上百万人将放弃他们的异议,将对未来的希望放在希拉里身上,但是,对于那些对自己的政治判断更有清醒意识和反思思维的人来说,应当警惕希拉里二度参选,原因有三个:

第一,希拉里玩弄事实,并且也有引发严重道德问题的记录。其中一个比较鲜明的例子就是在2008年与奥巴马竞选总统的时候。希拉里想要证明自己的勇气,多次在演讲中称在波斯内亚战争中曾直面狙击手。其中,有一次,希拉里称:“我记得我在狙击手交火时抵达。这可能是机场的某种欢迎仪式,但是,相反的,我们低下头狂奔进将我们带向基地的车里。”但是,当新闻头条显示希拉里从飞机里出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狙击手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活动,很显然,希拉里完完全全编造了自己的英雄主义故事。谎言被拆除后,希拉里解释原因称是因为她对这场时间之久的严格竞选感到疲倦,在这场竞选中,她很少说错话。希拉里多次重复自己的勇气不能成为她说错话的例子,但是也很显然表明希拉里为了政治私利撒谎的能力。

第二,希拉里是克林顿在任总统时那些不道德行为的全面伙伴。其中一个重要例子就是在克林顿任期最后的“特赦门”(Pardongate)事件。2001120日,克林顿在卸任前夕大笔一挥,匆匆签署了一份特赦令,对包括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罗杰、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多伊奇以及白水案重要人物克杜加尔在内的约140人给予特赦。并且,被美国司法部列为十大首要通缉犯之一、已在逃17年的亿万富翁马克·里奇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特赦名单上。“特赦门”事件当时引发巨大争议。

获克林顿离任前减刑的其中四名犯人是在纽约州举足轻重的犹太人。美国检察部门当时怀疑,克林顿为了帮助妻子希拉里赢得纽约州参议员的选举,而曾与犹太社区中的“有权有势的人士”达成特赦协议,以换取犹太人的选票。

这四名犯人名叫斯特恩、戈尔茨坦、贝格尔和埃尔鲍姆,因骗取国库数以百万计的美元而被定罪入狱。他们手法是以宗教名义开办空头学校,然后骗取政府的大笔资助。但据说他们没有把钱据为己有,而是将钱回馈犹太人社区,造福当地学校和居民。他们都属于犹太教的哈西德派。检察官当时曾调查克林顿特赦这四人的决定,是否涉及内幕交易,是否为了“答谢”纽约州罗克兰区的哈西德社区领袖动员犹太人选民投票给希拉里的“回礼”。因为犹太人选票在纽约州的影响力向来举足轻重。在200011月的大选中,哈西德社群聚居地的绝大多数选民都支持希拉里,而令希拉里最后胜出,成为美国第一位当上参议员的第一夫人。

希拉里成功竞选参议员不久后,就和克林顿在白宫参与了这四人的私人会议。尽管希拉里从未曝光他们的谈话内容,但是,希拉里一直坚称称自己不知道克林顿对这四人特赦的目的。但是,“特赦门”后,对希拉里的厌恶感也越来越普遍。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赫伯特(Bob Herbert)曾在2000226日写道:“若是你对领导的党派不感到羞耻,那么,你就不能领导这个国家。克林顿夫妇是根本没有道德的流氓夫妇(unethical and vulgar couple),他们背叛了那些相信他们的所有人。”

第三,作为美国参议员,希拉里就美国与伊拉克的战争难逃干系。在希拉里担任参议员两届任期内,投出的最重要的选票无疑就是《参议院联合决议45》,该决议授权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可以在任何时候,无须与国会进一步磋商,就可以出动军队打击伊拉克,这一战略失算仍在影响我们,从阿拉伯世界的战乱、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兴起都可以看到。

在投票支持美伊战争时,希拉里曾称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基于仔细考虑的。如果这样的决定是最佳的,那么,这就会引发对希拉里适合担当美国三军最高总司令的质疑。

2008年的总统大选中,支持伊拉克战争是希拉里战败的关键因素。但是,随着2016年的临近,美国政局陷入集体失忆之中。对于希拉里支持这样的军事冒险行为,以及她与克林顿在过去的道德轻率行为,大部分民众视而不见。如果这样的名人力量和集体失忆证明不会对客观审查和怀疑主义产生影响,那么,希拉里可能就会赢得下一届总统大选。在这样的情况下,失败的将是美国。


相关文章

  • 田納西新聞(www.tncnnews.com),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稿件投递:tncnnews@yahoo.com,地址:2720 Nolensville Pike, Ste 222, Nashville, TN 37211,电话:(615)977-8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