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体娱乐首页 >> 评说杂谈 >> 弗格森事件和美国的种族歧视
弗格森事件和美国的种族歧视
作者:田纳西州 华悦  来源:《田纳西新闻》编辑部  文字大小:【】【】【


            

            

        201489日上午1154分,在密苏里州靠近圣路易斯郡的小城弗格森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遭到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的盘 查和枪杀,这一看似简单的案件,特别是在1124日,密苏里州大陪审团宣布针对弗格森枪击案的裁定结果,涉事警察达伦·威尔逊被免于起诉。于是乎,在全美国甚至世界各地开始了“抗议活动”。

   “美国白人警察枪机黑人(青)少年”,新华社和上海东方卫视使用同样的表达方式这一事件,似乎有意识地给这一消息戴上了倾向性的结论。笔者搜索了大量华人相关的报道,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报道,包括国务院发言人的讲话,似乎都给了这一案件定论,即白人警察,持枪,向一个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开枪,黑人举手求饶逃跑,但是被枪杀。再有一个报道是,这一案件是美国社会中存在的重大种族歧视事件,带有歧视观念的陪审团给出了歧视性的结论,结果造成了全美国大量的抗议潮,不可收拾。

    事情果真是这样吗?美国社会,特别是我们居住的田纳西州的居民们到底是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笔者走访了田纳西州的几位人物。先让我们先回顾这一事件:

        89日布朗刚刚吸完大麻,抢了一家便利店40多元的雪茄并作势殴打瘦小亚裔老板,店主立即报警;

    布朗拿着雪茄在汽车道上行走(招摇过市),被威尔士警官盘查;

    身高190公分 体重100多公斤布朗在警车门口和威尔森争执;

    威尔森(在车内)和布朗(车门口)争夺警察枪支,威尔森开了两枪,其中一枪伤及布朗手指(在威尔森车里和威尔森的衣服上都有布朗的D N A,也验明威尔森脸上有伤);

    布朗逃逸,威尔森喊停,布朗又折回(冲向)朝向威尔森。布朗迎面中枪不治。

    至于布朗是否举手投降,口中是否求饶,“目击”证人的证词五花八门,大相庭径,这是大陪审团不予采纳的重要原因。考虑到这个案子的特殊性,11个人组成的大陪审团(包括3位黑人)对案子做出听证。经过三个月的听证,陪审团开了七十个小时的会,有60个证人,许多是黑人证人,有验尸官的报告,有FB I几千页的访谈记录等。在证据之下,检察官在1124日宣布,大陪审团决定不对威尔森警察起诉,并向媒体和大众公布了许多证据。当然这名警察当时开枪是否恰当有待商榷,但事件绝对不能简化为‘白人警杀黑人不起诉’这么简单!

    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射杀了非裔青年布朗的警察威尔森后,有人在佛格森抢劫商店。全美似乎都因为这个案子而情绪沸腾,各地的黑人团体扬言要在各大城市发起更多抗议示威,并且要在来临的感恩节假期里扩大示威。活动发起者们还扬言:“因为大家不重视非裔族群生命价值,那我们也要让大家知道我们认为这个节日没价值。”

    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和孟菲斯都有人聚集在市中心抗议,索性是和平的。早在大陪审团宣布之前,就有许多地区的活跃人士预告将发动示威抗议。不过,各大城市的警察局也早已因应可能面临大规模抗议活动,而完成各种准备方案。

    在这样的事件里,警察枪杀平民,并非最大新闻,而是警察和平民前面的定语,即“白人”与“黑人”。如果是黑人警察杀死白人平民,黑人警察杀了亚裔平民,白人警察杀了亚裔平民,我们现在都不会来谈这个事件,也许是地方新闻,但绝不会有国家级媒体如此报道,总统和司法部长也不会介入,白人不会上街游行,亚裔也不会上街抗议。为什么?这背后有非常复杂的因素,但原因却极其简单,白人警察杀了黑人青年,完全可能是出于种族“歧视”。而其他的种族组合,似乎都不存在种族歧视。一旦涉及种族歧视,在美国,这样的事件就会升级百倍、千倍,以至于给了上街闹事的“执照”。

    一位带着对布朗同情的亚裔女士参加了在弗格森的示威,此间她问示威者们:“如果是白人被枪杀,或是亚裔被枪杀,你们也会出来抗议吗?”回答是否定的!这位女士感到凄凉,她问道:“难道你们不是歧视吗?”

   布朗是一个没有家教或者是没有好家教的孩子,也不是一个在街上行侠仗义的英雄,他是一个在商店里偷东西的小偷,他的身体里还有毒品,他与警察对抗,殴打警察,并试图抢警察的枪,以300磅的身体向警察冲过去,他是一个受害者,但不是威尔森害死他,而是他自己的行为害了他。在一定程度上,他在袭击警察,也可以说这个案子,并不是媒体标题新闻所说的“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青年”,而应该是“黑人青年袭击白人警察”,威尔森枪杀布朗,并非因为布朗是一个黑人,而是因为他袭击警察、威胁警察的生命。这就是弗格森案件的真相,也是布朗支持者们不能面对和承受的真相。

        还有一个更大的真相就是,虽然美国仍然有种族歧视的现象,但已经不是一个在种族歧视体制下运行的社会。那些参与骚乱以及支持骚乱的人,他们还需要面对的真相是,那些被毁坏、抢劫商店的店主有各样的肤色。还需要面对的真相是,在美国,对于1534岁的黑人,排在第一的死亡原因是他杀,但绝大多数凶手不是警察,也不是白人,而是黑人。按照美国政府2011年的统计数据,40%1534岁的黑人死于他杀,而白人只有3.8%死于他杀。还需要面对的真相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为帮助少数族裔,主要是非洲裔黑人,美国政府至少投入了5万亿美元与贫穷“作战”;美国至今有平权法案,即给少数族裔(不包括亚裔)学生的大学录取加分,奥巴马夫妇都是受益者;政府在黑人族裔集中的城市小学,每年为一位学生投资1万美元的教育经费,高于白人和亚裔集中的郊区学校;过去这些年,黑人在美国各个领域都取得巨大成绩,2008年,黑人族裔有最大的突破,当选美国总统,而许多白人选民正是要证明美国不再歧视黑人,向毫无经验的奥巴马投去选票,那不仅是在向美国宣布,也是在向全世界宣布,黑人不再受他们肤色的限制。

为什么奥巴马等民主党的政客仍然一直盯住所谓的“种族歧视”呢?为什么那些在街上闹事,以及他们的支持者仍然抓住种族歧视不放?为什么还有美国境外谴责美国种族歧视的声音?他们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民主党的政客要以反种族歧视的“斗士”去赢得选票,他们要黑人相信自己是受害者,而民主党是他们的拯救者;那些民权领袖要以种族歧视去赢得个人利益;那些闹事者要为自己的境遇找自身以外的借口、要为自己闹事得到一个“许可”。境外的谴责者们,在保守美国批评的状况下,找到一个可以回击的理由。考虑到以上的各种势力,在这些人眼里,美国永远不可能摘掉“种族歧视”的帽子,因为真相是,他们永远不要放弃对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谴责,虽然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再种族歧视的社会,但为了各自的目的,他们仍然要虚构一个“种族歧视”的社会,而弗格森这样的案件就会是他们不可缺少的“依据”。

  家住纳城、来自埃及的乔治先生说,两年前一位黑人青年在纳城格林顿大道的一家便利店打劫,被一位曾经在埃及做过警察的老板追出店来射杀,田纳西州的媒体立刻把老板捧为英雄。如果被布朗打劫的那家店的亚裔(印度裔)老板开枪打死布朗,恐怕也会被视为英雄的。

  纳什维尔的王先生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他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少歧视的国家,但也是最容易被炒作成种族歧视的国家,原因就是有人想也在炒作,包括那些常常被美国诟病的国家。

  纳城白人商人比尔告诉记者,失去生命非常可惜,但是社会和家庭都需要找出原因所在,用暴利去泄私愤,只能造成弗格森的变成更糟糕的城市,损失最大的仍然是当地非裔。 

   孟菲斯的谢先生说,孟菲斯市区的黑人高达80%,原因之一是非裔自身,不仅让白人大量迁出,其他少数民族都不愿意和非裔为邻。

  曾经参加为民主党参加过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竞选的白人C先生说,贫穷是社区需要和政府需要面对的课题,他认为两党在这一方面都做得不够。他说,今年参加田纳西州议员竞选的John Wang告诉美国人一个励志的故事,无论你的种族是什么,抓住机会,努力工作,你都会成功的。这样才能减少马路上的犯罪率。

  让我们为美国祷告,为贫穷的社会祷告,为美国的非裔祷告,为政府祷告,求上帝的祝福和这个国家同在。(本文不代表《田纳西新闻》的观点)


相关文章

  • 田納西新聞(www.tncnnews.com),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稿件投递:tncnnews@yahoo.com,地址:2720 Nolensville Pike, Ste 222, Nashville, TN 37211,电话:(615)977-8582.